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第一哲学 的博客

 
 
 

日志

 
 

中国人为什么喜欢装糊涂?  

2011-04-05 20:35: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人为什么喜欢装糊涂?
——中国人为什么害怕“真”字?


中国这个国家的最大毛病之一,就是绝大多数人喜欢装糊涂,简直到了不见棺材不落泪的地步!无论是国家大事,还是日常小事,中国人如果不装糊涂,好像就没办法活命了。

 

昨天晚上在一所大学听了一场不公开的讲座,《香港特区的法治精神》。演讲人是著名的政治人物范徐丽泰女士,第九届和第十届香港特区全国人大代表,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香港立法会前主席。尽管在我的印象中,这是一个比较“左”的人,但通过演讲,我看到了其人严谨而理性的一面。她在演讲中也暗示了大陆人的装糊涂这一点。


范徐丽泰说,让她感到非常惊异的是,为什么大陆人将自己的聪明才智都用到制造假鸡蛋、假豆腐、毒奶粉等等这些东西上来了。她的解释是,这是因为大陆人不相信法治。她说,如果人们只追求物质利益而没有精神追求,只看到自己而看不到别人,那么,这个地方就不会有真正的法治。范徐丽泰认为法治除了完备的法律体系、有效的执法机构之外,还需要第三个因素,即人们对法治的普遍信赖。我认为,她所说的是法治的常识之一,无疑是准确的。


范徐丽泰认为中国大陆这些年在法治上还是有不少进步的。她举例说,自己原以为全国人大不过是一部举手机器,但真实的情况是:在人大会的分组讨论上,代表们的言论都非常非常尖锐。不过,她指出,这只是私下里的。也就是说,大家在私下里每个人都是明白人,谁都知道中国的问题究竟出在哪里,谁都是一肚子不满意。然而,一旦走出会议室,大家就又回到了原来的老样子。对此现象,范徐丽泰同样是非常惊异的。不过,她认为这已经是一种进步了。我承认她的这个判断,即对于中国社会的症结,中国人(尤其是中国的社会精英们)心里是清楚而明白的,然而,一旦到了现实面前,每个人就不得不装糊涂了。


问题是:为什么中国人喜欢(或者不得不)装糊涂?为什么在越来越多的人明明知道错在哪里的情况下,整个中国社会却失去了纠错的能力?应该说,这是一个全民性的大问题!对这个问题,范徐丽泰在演讲中间接地做了一些解释,例如特权思想破坏法治。但在我看来,中国人之所以装糊涂,从更深的层次来看,是有其文化渊源的。正如中国传统政治制度中缺少法治因子一样,中国传统文化中也缺少求真的精神因子,所以,传统的制度与传统的文化互为因果,使得中国人既不敢追求真理,也不敢推行法治。可以说,中国传统是一个劣质的传统,正如韦伯的归类,传统中国就是一个“巫昧之园”。说白一点就是,几千年以来,中国人的道德良心一直都是喂狗的。这是一个缺德的种族,如果没有脱胎换骨的勇气,就将永远不可能变好。对此,只要翻开中国历史,就不难知道。


是“秦家店”、“孔家店”一起塑造了中国的本质。指鹿为马的历史典故,发生在秦始皇统一中国之后的年代,它说明了中国人在特权面前是一定要装糊涂的。不过,中国人装糊涂并非只在特权面前。在没有特权的情况下,中国人为了一张嘴,也是可以装糊涂的。这方面的祖师爷是孔子。孔子是中国历史承前启后,并定型中国传统文化基因的人物。然而,孔子就是中国人装糊涂的楷模和典范!据柏杨考证:孔子当年和一班弟子困守陈蔡的时候,衣食不足而一个个面有菜色,就教弟子仲由去讨吃的。好不容易找到一家包子店,掌柜的说:“我写一个字,你若认识,我就免费招待。”仲由心想,我乃圣人门徒,别说一个字,就是十个字,又岂能有不认识的道理。于是满口应承了下来。掌柜的写了一个“真”字。仲由说,这连三岁娃娃都知道,怎还好意思拿来考我,不就是一个“真”吗?没料想掌柜的听了大怒,“明明白痴,竟敢口出狂言,冒充孔门弟子,小子们,快给我乱棒打出”。仲由狼狈而逃。孔夫子说我去看看。掌柜的仍写一个“真”字,孔夫子说,这是“直八”呀。掌柜的大惊失色,忙说果然名不虚传,学问果真了不得。酒足饭饱之后,仲由悄悄问,我怎么就搞不明白,明明是“真”字,怎就变成“直八”了。孔老夫子叹口气说,你懂个什么啊,现在是认不得“真”的时代,如果你一定要认“真”,那就只有活活饿死了。


不过,孔子还不是中国人装糊涂的真正源头。中国人装糊涂这一点,是先天性的!只要你是中国人,你就会有“汉思维”(以汉字为特征的思维方式);只要你有“汉思维”,你就不可能追求真理!也就是说,即使所有的中国人都是孔子这样的人,中国也不可能变好!正像不经重新投胎、猪不可能成为马一样,中国人如果不改掉“汉思维”,就无法走向现代文明,包括法治与自由、民主。在汉字的原型甲骨文中,“真”是一个会意兼形声字。在甲骨文中,“真”从鼎,从人,会人就鼎取食美味之意。人也兼表声。也就是说,中国人的“真”与玉盘珍馐的“珍”是一回事,都与自己吃得好有关,而不与超越性的精神相干。中国人“求真”,原来不过是追求自己吃得舒服。回到本文开头,可见范徐丽泰说得对:如果人们只追求物质利益而没有精神追求,只看到自己而看不到别人,那么,这个地方就不会有真正的法治。


西方文明是一个不断求索“真理”的、以真善美为目标的、全面合理化的文明,而中国文明则是一个无视“真理”的、不讲道德的、全面不合理的文明。这就是身为中国人的最大悲哀!其中,没有求“真”的勇气,则是悲哀中的悲哀!真理,是理性与信仰的结合。在西方文明的源头处,古希腊文明与基督教文明,毫无疑问都是追求真理的。古希腊哲学的核心概念是逻各斯,即“道”。《约翰福音》是新约圣经的核心篇章,其第一句就是:“太初有道、道与 神(GOD)同在、道就是 神(GOD)。”在这里,“道”的意思就是“真理”,“真理”就是“上帝”。也就是说,人人必须信仰真理,否则,就是罪上加罪。然而,中国人却敢于蔑视甚至嘲弄、颠覆真理。


装糊涂与不装糊涂,可能都是天生的。此即:一个人要想不装糊涂,就必须打心眼里如此,否则,装糊涂的毛病就改不了。这需要勇气!也就是说,对于中国人而言,不装糊涂,除了文化基因的改造之外,还必须具备信仰。昨天上午,我第四次看了《让子弹飞》,姜文通过跟“黄四郎”的一段经典对白,对中国人装糊涂的劣根性进行了极力批判:

  

——“(我跟张麻子)竟能如此相像?”

  
——“像!很像!不过你比他缺了一样东西。”

  
——“不会是脸上的麻子吧?”

  
——“当然不是。”


——“那是什么呢?”

  
——“你不会装糊涂!”

  
——“准!大哥。”“我还在娘胎的时候,算命的先生就指着我娘的肚子说,这孩子将来最大的缺点就是,不会装糊涂!”

  
——“大哥,我还能改吗?”

  
——“改不了,天生的。”


这段对话告诉我们:中国人天生就是装糊涂的料。要想改变,就必须有脱胎换骨的勇气,树立追求真理的信仰。1957年11月17日,毛主席在莫斯科大学的讲话中指出:“世界上怕就怕‘认真’二字,共产党就最讲认真。”这句话的前半句当然是对的,但后半句却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因为共产党人并非特殊材料,在真理面前,共产党人应该和普通百姓一样,都应该信仰与敬畏。惟其如此,中国人才能一起摆脱装糊涂的病症。所谓法治,对于中国人而言,就是共产党人与普通百姓都应该平等地接受真理的统治。除了真理之外,没有更好的统治者。而且,任何人或者任何组织都没有垄断真理的特权。
   

 

  评论这张
 
阅读(19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