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第一哲学 的博客

 
 
 

日志

 
 

“崭新的中国”在于尊重生命  

2010-10-13 03:46: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鈥溦感碌闹泄澰谟谧鹬厣

《江西宜黄强拆自焚事件中的“人”》

 

【从某种程度上说,没有强拆就没有我国的城市化,没有城市化就没有一个个“崭新的中国”,是不是因此可以说没有强拆就没有“新中国”?】这段话是江西宜黄强拆自焚事件之后,当地政府一位官员近日在媒体上发表的惊世雷语。

 

该官的文章《透视江西宜黄强拆自焚事件》洋洋洒洒五千余言,尽管谬论迭出,但对中国社会问题的拿捏胜过一般的大学教授,而且无论是“政治觉悟”、“政策水平”还是“理论含量”、“可操作性”无一输于各级的《政府工作报告》。同时,该官的文笔还相当了得,可谓“声情并茂”,其拳拳爱国之心溢于言表,甚至强过“王鬼哭”和“余含泪”,因为他不是作秀,而是严肃认真的现身说法。

 

不要认为那个惊世雷语荒唐可笑,它抒发的是我国各级地方政府官员们的真实心声,这就是:尽管强拆有种种不如意,但是为了建设“一个个‘崭新的中国’”,不拆也得拆。其“逻辑”是:错误的永远是抵制拆迁甚或“暴力抗法”(包括以自焚的方式)的“少数人”;政府是永远正确的,因为政府想到的都是“公共利益”。政府不是拿来批评的,而应该理解和支持。

 

此等“逻辑”让人想起了今年4月份在成都唐福珍自焚事件之后官复原职的城管局长,这位局长在谈及拆迁时反复强调“按照法律和公共利益去办”、“不能让少数人的利益损害了大家的公共利益”,并认为唐福珍“把个人利益凌驾于公共利益之上”,因此他说,“我觉得唐福珍自焚是一个法盲的悲剧”,并表示,对唐福珍“不存在歉意”。

 

这两位官员(包括其他无数官员)的共同特点是漠视生命,甚至已经到了冷血的地步!难道“一个个‘崭新的中国’”,只能意味着强拆,并且意味着丢掉一条条在他们看来不值钱的人命?如果真是这样的政府,我们宁愿要一个“旧中国”!然而,人民不答应,历史不答应,真理不答应,正义不答应!一个“崭新的中国”,的确是我们的共同需要,但是,她只能建立在尊重生命的基础上。尊重生命,甚至是惟一的、全部的国家基础!然而不无遗憾地是,无数中国官员不知道究竟什么是“生命”,更遑论“尊重生命”?

 

生命并非一个活着的躯体。她是一个有机的整体!她不仅包括了一个人的自然身体,更包括着一个人的精神、意志、品格和权利,同时,生命必然处于复杂的社会关系之中,所以优质的生存需要正义的社会制度提供精确而有力的保护。政府只能服务于生命个体,而不是奴役他们。根据英国哲学家洛克(1632~1704)的理论,人的生命是一切权利的源泉,任何权利均以生命权的实现为前提;而生命权的实现形式有着“尊严”与“奴役”之分,尊严地像人一样地活着与牲口般地活着的分界线是有无私有财产权制度。

 

洛克把财产权作为天赋人权的最核心的权利,自由权不过是每个人都有任意处置自己全部财产的权利。洛克的“财产”指的是统一而不可分割的“生命、自由与财产”,而不仅仅是个经济概念。洛克认为每个人都是他自己的财产;所以,最基本的人权是人自我拥有的权利。因此,人的一切权利都可以从财产权的角度来理解,人的一切权利最终都可以归结为财产权。例如,迁徙权来自于支配自己身体的权利;言论权来自于支配自己嘴巴的权利;信仰权来自于对自己良心的支配权。

 

财产权是人类谋求生存、发展、建立和拥有家园的权利,是生命权的延伸,是人类自由与尊严的保障,是实现个人幸福的主要手段。因此,政府是否需要,以及政府能否继续存在下去的理由,都取决于政府对财产权(它是生命权)的保障能力。洛克将权力的起源归之于财产。他说:“父权只是在儿童尚未成年而不能管理他的财产的情况下才会存在;政治权力是当人们享有归他们自己处理的财产时才会存在;而专制权力是支配那些完全没有财产的人的权力。”专制权力“既非起源于契约,也不能订立任何契约,它只是战争状态的继续。所以,一经订立契约,奴役就立刻终止”。

 

洛克在《政府论》中写道:“人们之所以联合成国家,接受政府的统治,其重要的和主要的目的是保护他们的财产;主权者的权力绝不允许扩张到超出公众福利的需要之外,而是必须保障每个人的财产”。而“人生来就享有全部自由,不受限制地享有自然规定的一切权利和利益。每一个人都有权保护他的财产,即他的生命、自由和物品不受他人的伤害,……如果政治社会自身没有保护财产的权利,不能为此而惩罚社会上的一切违法行为,那么,政治社会也不成其为政治社会,也不可能存在下去。”

 

明白了这些道理,我们就知道,“一个个‘崭新的中国’”如果不确立私有财产权,不认可 “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宪政原则,那么,其与“旧中国”相比就并无二致。当今中国之所以缺失社会正义,一个根本原因就是中国人没有真正的私有财产!正如洛克所说的那样,“哪里没有财产,哪里就没有正义”。当今中国人之所以内耗不已、纷争四起、人与人之间相互敌对,一个根本原因就是各级地方政府总是拿“国家复兴”、“发展才是硬道理”作为尚方宝剑,以强力推进经济增长,而无视个人权利的保护,亦如洛克所说的那样,“不基于权利以强力加诸别人,不论有无共同裁判者,都造成一种战争状态。”

 

因此,“一个个‘崭新的中国’”只能建立在尊重生命的基础之上!任何人都应该具有平等的人格、独立的价值,“人们既然都是平等和独立的,任何人就不得侵犯他人的生命、健康、自由或财产。”(洛克)任何人都不只是行尸走肉一般的躯体,而更应该是精神的存在。洛克认为,“惟有精神所遭遇的磨难才会给我们带来痛苦,而且会延续这种痛苦。心灵的强健和坚定是我们所能拥有的、对付生命中的一般邪恶和意外事件的最好武器。”所以,人们“患得患失”甚至冒着“暴力抗法”的风险抵制强拆的背后,实际上是以私人利益的自我维护促进公共利益的共同增进。

 

因此,我们应该毫不吝啬地将赞美词献给那些“为权利而斗争”的人们!正如德国法学家耶林(1818~1892)所阐明的那样,为权利而斗争不仅是人们对自己的义务,它还是人们应尽的维护法律、实现正义的社会责任。同时,我们应该警惕各种“弃权”行为。耶林认为,放弃权利的行为就是非常危险的,因为当这种行为成为一种社会普遍现象的时候,无疑是对非法行为的纵容和鼓励,法律自身的权威将受到严重的挑战,法律的功能将得不到发挥,社会秩序也就很难得到有力维护了。

 

遗憾的是,在恶法泛滥、善法奇缺的中国,“为权利而斗争”的“公力救济”的渠道也差不多悉被堵死。司法机关概以“维稳”为由拒不受理拆迁等维权案件,导致当事者被迫走上“信访”等不归路(——结果是悲剧性的“被精神病”),或者通过自焚等“暴力抗法”手段进行最后的绝望挣扎。于是,“私权”和“公权”都是纸面上的东西,强盗逻辑成了“最好武器”。所以,中国要力挽狂澜于即倒的道路只有一条:从尊重生命这个起点出发,界定清楚“国家公路”与“私家花园”。正如美国哲学家罗蒂(1931~2007)所说:公私分开是社会正义的底线。

 

最后画蛇添足一下:我坚决支持政府建设“一个个‘崭新的中国’”!一个“崭新的中国”,首先是一个鲁迅所想建立的“人国”。平等而独立,尊严且幸福!


 

  评论这张
 
阅读(2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