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第一哲学 的博客

 
 
 

日志

 
 

《盗梦》催眠,《山楂》催泪  

2010-09-20 17:14: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不久的某个下午在电影院看《盗梦空间》。我好几次歪脖子睡着了,就像科学史家江晓原那样。太太几次推醒我,并且在影片结束后笑我看不懂,我说:这片子没想到那么烂,离我的期望值十万八千里。更没想到的是,它乏味得居然能够催眠!

 

我的理由是:我相信“梦中梦”,但我坚决不相信能够七八个人一起制造出“同一个梦想”。而且,在梦中还能够自己审查、反省自己。这和弗洛伊德的“梦的解析”理论完全相悖,而且,这部影片对于“人”的属性的解读也基本上是错误的。然而,很多网友高调得吓人,他们说这是一部伟大的经典,理由是一大堆数学公式和天文物理、哲学理论。

 

真的有那么玄乎吗?其实,根本就没有!梦这个东西并不复杂。动物也会做梦,而且还能说梦话呢。不过,只有人才能在梦醒时分对照眼前的现实生活,进行认真的自我反省,或喜悦,或羞愧,或沮丧,或悔悟,将梦想照进现实,审视“我”的处境。梦中的“我”天马行空,现实中的“我”则不得不尊重局促的现实。

 

人在梦中,总是根据自己曾经的“一闪念”来重塑历史的。如果是一个饥肠辘辘的乞丐,他最大的梦想就是丰衣足食直到财色兼收。如果是一位怀春少女,她就可能在梦中与自己喜欢的“白马王子”亲密偎依。而且,几乎每个人都可能会在梦中“犯罪”。因此,梦能够激活那些过往历史中最隐秘的私人记忆和个人欲念。

 

就是基于这些简单的日常生活体验,弗洛伊德提出了他的“梦是欲望的满足”的学说。他认为,梦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了本能欲望,缓和了冲动;又不致于唤起检查机制的警觉,从而保护了睡眠。从这个意义上讲,梦是愿望的达成。但在梦的状态下,心理检查机制仍在发挥相当作用,使本能欲望不能赤裸裸地表现自己。因此本能欲望只能采取象征的、曲折隐晦的手法来求得自我表现,以逃避检查。

 

弗洛伊德的梦的解析理论告诉我们,人在梦中,是不懂得理性地“清算”自己的历史的。但是,你的梦会夹带着你的全部历史来找你算账。然而,这笔帐又无法在梦中算清楚。所以,只能等你醒来之后,再次翻开自己的历史,进行严格的检查。不过,很多人是自我意识淡薄的“马大哈”,他们并不真的回忆历史。于是,从客观效果上看,这些人即使看起来是醒着的,实际上他们仍然是在梦中。因为他们不懂得“总结历史经验教训”的重要性。我觉得绝大多数中国人就是这样活着的。那些无神的眼睛在告诉你,他可能在精神上睡着了。你无法拍醒他,除非他在肉体上死了,不再做梦。

 

弗洛伊德是20世纪最伟大的两个人物之一,另外一个人是爱因斯坦。前者发现了潜意识,后者发现了相对论。二者在很多方面甚至是殊途同归的。根据弗洛伊德的理论,我们能够得出这么一些结论:人是没有本质的存在;人的“本质”不过就是他的历史;一个人只要没有死亡,他就不应该“盖棺定论”;一个人只要悔悟,他就能够重新做人。

 

梦,有时候比现实更加真实。现实中的伟人与狂人,在梦中很可能自觉地扮演流氓无赖的角色,内心充满恐惧与惊悸。所以,“文明人”必须“解梦”,必须“清算”历史,否则就是不折不扣的糊涂蛋或者恶棍。一般而言,正常人的梦中会有无数“罪恶”出现。这一点似乎非常契合基督教中的“原罪说”,回到了人类最原始的面貌。

 

当看清楚了梦的“私密性”之后,我们就能明白这一点:这个世界根本就没有“同一个梦想”这回事。因为每个人的历史都是不一样的,所以,每个人的生命意志(欲望)也是不一样的。当回到现实,我们应该清醒地意识到,“我”是独一无二的存在。“我”就是自己有别于他人的异质性,同时,这种异质性只能通过他人而体现出来。所以,我必须脱离灰色的梦境,在现实中开展新鲜的生活。

 

中国人经历过无数恶梦与噩梦。然而,就是无法真正地苏醒过来。其原因就是:我们不敢正视历史,甚至完全失去了诠释、解析“历史之梦”的能力。张艺谋的《山楂树之恋》就是这样的一部作品。我在看的时候,几次泪湿沾襟。因为伴随着张艺谋惨白的叙事,它将我带进了历史,带进了梦境之中。我的眼泪,是我对电影中的一些元素进行重新加工之后的“作品”,它并不属于张艺谋,而是属于我自己。《山楂树之恋》不过是勾起了我刹那间的“一闪念”。于是,我清醒地走进了“自己的”梦境之中。

 

大陆导演之所以拍不出杰作,是因为对历史的“清算”和把握能力太差,所以,他们无法逼真地再现历史。他们总是拧着一张虎皮说:“这是我打死的。”接着,他一番胡编乱造的梦呓,我们根本就不知道他的真实想法究竟是什么,因为他并没有真实想法,所以,我们只看到一个僵死的不会说话的标本。实际上,那只老虎是某个“武松”醉酒之后稀里糊涂地用乱棍打死的。

 

看过《山楂树之恋》小说的太太对我说:“影片比小说不知道差多少。打个比方,小说是新鲜诱人的水果,而影片就像一瓶水果罐头。”但就是这么一瓶罐头,让我看清楚了中国人的历史是僵死的,中国人复述、激活历史的能力是如此的糟糕。因此,中国人在现实世界中的“无限可能生活”变成了彻底的不可能。于是,梦想无法照亮现实,现实跟着也死了。中国的现实就像一扇“没有出口的门”,尽管打开了,却是紧闭着的。

 

拿《山楂树之恋》与香港影片《岁月神偷》相比,简直天壤之别。同样是苦难的历史,同样是男主人公得了白血病,同样是家庭故事,但《岁月神偷》的每个人物、每个表情、每个细节都给人以很强的心灵震撼,过去的香港人是如此地坚毅不屈、充满温情。而大陆人则是如此的灰暗和单调。我们似乎是没有历史的一群“非人”。“非人”的历史应该是最痛的啊!

 

岁月果真是“神偷”吗?不是的,岁月就装在我们的梦中,只要你不长眠不醒,梦想就会走进现实,并且照亮未来。

 

 

  评论这张
 
阅读(6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