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第一哲学 的博客

 
 
 

日志

 
 

民主只能是“选民”的道德实践  

2010-09-13 20:22: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倘若没有上帝,我就什么都可以干。”
——陀思妥耶夫斯基

 

1、民主与信仰如何结合起来?

 

究竟是先有信仰后有民主,还是先有民主后有信仰?我昨天的文章《一封给博友的电子邮件》引起了博友们的很大争论。

 

我的文章中有这么一句话:“原来,我认为,只要在中国搞民主,中国就会好起来;民主将有助于中国社会的道德建设、中国人的素质提高。实际上,这个观点的确是天真了。一群没有信仰的人,是搞不了真正的民主的。”

 

一位博友说这段话“看后让人很没希望……”。我的回复是:“不是。这段话(恰恰)给人以(更加明确的)希望。民主不是由那些没有信仰的人来搞的。”

 

另外一位博友对此十分生气地评论道:“说中国人不适合民主,是瞎扯!今天的现状都是政治体制造成的。”我的回复是:“只有看清楚信仰的价值之后,中国人搞民主才不是问题。但是,这样说绝非指:中国不能搞民主,而是指:中国搞民主,只能由那些具有信仰情怀的人来搞,不能交给土匪搞民主。”
 
还有一位博友评论道:“国人的真正症结在于自身的劣根性,马上搞民主也会乱像丛生。第一哲学的观点精确,并深有同感。”我的回复是:“兄弟,我没有否定民主,而是:民主应该由那些具备信仰的人们来搞。流氓搞不了民主。民主(在中国)仍然是很急迫的需要!”

 

……

 

这些质疑,自然而然地引出了一个问题:中国要不要那么快搞民主?民主与素质究竟是什么关系?实际上,这个问题与“中国人的素质不适合搞民主”的主流论调有关。对此,我的回答是:1、民主与素质的确有关。2、民主与素质究竟是什么样的关系,我们首先不管它,姑且将其看成一个扯不清的问题“悬搁”起来。3、让我们重新审视这个问题,并且将其转换成另外一个问题:谁有资格搞民主?

 

经过这种转换之后,那个源始问题的本质就一目了然了!民主需要你回答:你能够自己“做主”吗?所以,民主首先是一个资格问题。如果没有起码的做人的资格,他就不是合格的选民;他如果不是合格的选民,自然就无法践行民主了。因此,我在上面的回答中都多次强调:不能由流氓、土匪来建设民主。于是,民主与信仰之间看起来矛盾的问题就这样消失了,二者发生了结合:民主只能由那些合格的选民来践行。

 

2、民主“素质论”的语境问题

 

在中国,很多问题越扯越不清楚。这是因为坐井观天、无法摆脱语境制约的缘故。实际上,那些扯不清的问题几乎都是“伪问题”。例如,民主的“素质论”,是一种自说自话。持这种论调的人,往往将自己偷偷地游离于民主之外。他认为自己的素质是可以的,别人的则不行。所以,我们经常听到那些死不改正错误的领导或者一些花岗岩脑袋的人说:“你说的都很有道理,但是,在现实中并不可行。”

 

民主的“素质论”,其本质就是“中国特色”说。这些论调将中国人自绝于世界,认为中国人是特殊人种(简直就是异类)。中国人的确特殊!特殊在哪里?特殊在没有信仰,或者说,中国人不能有信仰。因为没有信仰,所以不敢搞民主,直至没有资格搞民主。对这个问题的认识,我是越来越清楚而且坚定了!

 

前不久,我写过一篇《中国人真的需要信仰吗?》的文章(听人说,此文曾经刊登在“内参”即专供厅局级以上领导干部参阅的《思想理论动态参阅》第26期上。),这个时候,我对中国人是否需要信仰的问题还比较犹豫,我在这篇文章的结尾总结道:“惟有民主,才能打破权力迷信,才能树立道德信仰,才能再造未来中国!所以,我们最迫切的需要,就是着手建设一个民主社会,从现在开始!”我还没有看到神性信仰与现实政治的结合点。我没有看到,如果没有信仰支撑,是不可能建设“道德政治”或者真正的民主政治的。例如,我写道:

 

如果以“信仰”这个舶来品从西方输入中国作为分水岭,我们不难发现:在输入之前,中国人没有信仰;在输入之后,中国人无法信仰。这就是说,一些中国人所孜孜以求的“信仰”,既无文化传统的支撑,亦无政治现实的基础。所以,中国人的“信仰”只能处于一种期待着的未来状态,你不可能将它落到实处!谈“信仰”,顶多只是理想主义。

 

现在,我清醒地意识到,中国人必须有信仰!否则,就不可能超越整个的“失神”的文化传统以及每个人的自私自利以致于害人害己的生活方式。中国社会为什么“一盘散沙”?因为大家什么都信,就是不信“神”。中国人将“神”视为偶像崇拜,结果导致了商品拜物教与权力拜物教,并且为此伤害自己的同类。

 

西方的个人主义,本质上是“神”赐予人的自由。信“神”保证了普世性,所以,人们才有公共生活秩序。而一盘散沙的中国人蔑视普世价值,所以,大家都不遵守公共规则,最后,大家都无法享用到“神”为人准备的珍贵礼物——自由。中国文化传统没有超越性的思维方式,所以,自私自利成了当然选择。不像西方文明,始终追求超越性。在西方文明的源头之处,不一样的“两希文化”在“超越性”方面却是一样的!古希腊文化追求“最普遍者”,是“存在学”,关乎理性。希伯来—基督教文化追求“至高者”,是“神学”,关乎信仰。两者都是一种“超越”。

 

中国人要做人,必须懂得“超越”。中国的民主事业要摆脱“素质论”,同样必须懂得“超越”。个中道理并不复杂。人如果不能摆脱动物性,就无法懂得并走向神性。同理,中国的民主事业必须超越自己的语境限制,走向普世性。二者的结合点在于,民主是一种道德实践,而做人讲道德的基础是信“神”。因为信“神”意味着每个生命个体都有向善的普遍性,而将特殊性变成无害的东西。如此这般,社会正义的底线才能构筑起来,这个底线就是“公私分离”。中国人不信神的结果,就是公私混同,导致道德败坏、贪腐成风。

 

3、中国人对“神”的误解基于偶像崇拜或者自高自大、愚昧无知

 

以下内容来自我的新浪博客,是我与博友们的对话,选摘如下,算是一种对“神”误解的澄清:

 

★新浪网友:这转变很快!(指“第一哲学”我突然相信信仰这回事。)“我们的教育就是教大家如何无耻。”这句很经典!

 

博主回复:自我反省的结果。龙应台说“中国人,你为什么不生气?”,其实,应该改成“中国人,你为什么要生气?”。前者对外,后者对内。人,只有走向神,才能返回自身,不被邪恶所异化。
 
★刘jack8110:很早就发现博主这个问题,国人的民主启蒙必须是建立在强烈的自我反省和悔悟的基础之上,而这确是信仰的不可替代的作用所在。当今和周围的人谈论理想、民主的时候,总是被人嘲笑,当正直理想信念被无情嘲弄的时候,正是全社会体系崩溃式微的体征!

 

博主回复:“国人的民主启蒙必须是建立在强烈的自我反省和悔悟的基础之上”。完全赞同。谢谢你以前的提醒。我最近阅读舍勒、克尔凯戈尔、列维纳斯等人,才发现基督教对于社会与人的塑造是如此的善。

 

★咖啡勺:美国自第一任总统至今,都是虔诚的基督徒,美国大部分民众也是虔诚的基督徒,看看今天的美国,这就很能说明问题了。

 

博主回复:在悔悟中,人从动物性走向神性。

 

★东风火:我一直认为在中国是搞不成民主的,原因当然很多。……为什么在西方选举、市场经济这些有效的好制度,一旦到了中国就失效了呢?中国近一百多年来有无数仁人志士,抛头颅洒热血,寻求救国救民的道路,将西方的民主、自由、法制等这些普世价值理念引入中国,但直到今天仍然还和几千年的制度一样呢?说是信仰的问题,国外的传教士不也到中国来传过教吗?

 

博主回复:正如你所言,西方传教士几百年的传教无果而终,但是另一方面,西方的物质文化却遍及中国,为什么?这不正说明了,中国人的根本问题就是没有信仰吗?
 
★林旭:唐崇荣说:一切意识形态错误都是神学性错误。(参《基督信仰与世界宗教文化》,网络上可搜索到其视频)唐崇荣这句话,的确直指要害。我原来学经济学,现转学哲学。在学习的过程中逐渐才发现,原来我们的教育都是用人间哲学这个已经立定的根基去审视神学;如果“神”真是神,那么这无疑是一种很可笑的做法。如果“上帝”真是神,那么我们就只能原原本本以祂所启示的神学来建基自己的哲学,而不是试图一屁股坐到上帝的宝座上妄图取代祂。

 

博主回复:基督教世俗化曾经引起过历史性的灾难。所以,我当然认同你的这个说法:“如果‘神’真是神,那么这无疑是一种很可笑的做法。”神,我们永远只能接近,而不能为真。这是人之为人的悖论。通过这个悖论,我们扬弃了身上的动物性。
 
★力波村:春秋战国以后,中国人不再敬畏上帝,以皇帝为上帝,以人为神。这就造成了中国改朝换代,杀来杀去,你死我活,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充满了苦难。苦难的源头就是背离神。孔子讲,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后来大道既隐,天下为家。真龙天子成了上帝,这是中国苦难的根源。以前没有好好研究,现在用神光来看,就看得好清楚。以人为神的那国必然遭殃,敬畏神的国家必有祝福。尽管如此,神却一直在呼唤着中国。我们中国的思想家也在寻求,象董仲舒、王阳明、朱熹,他们都看到人的罪,千方百计寻求出路。可是他们不认识神,苦苦寻索,找到一些很狭窄有限表面的功夫,什么格物致知等等,以人自己为本。然而他们的出发点都是看到了罪,在寻求。他们也是慕道友。(摘自远志明的文章)

 

博主回复:基本赞同他的观点。但中国人的无信仰特征应该可以追溯到更早期的历史中。中国人始终没有摆脱巫术这种“原始宗教”,无法走向信仰。所以,真正的起源,在我看来,是汉字。汉字不像字母文字,后者是契约性的文字。

 

★人子之友阿涛:博主你好!感谢神!是上帝做工才让君认识到这一真理。没有真信仰在中国的普及,就没有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博主回复:只有神才是普世的、至高无上的追求。要与朋友商榷的是:中国民族并非特殊种类。

 

★力波村:(远志明)我们中国多么需要神!我们的祖先是敬天敬道的,虽然这个天、这个道还朦胧不清,但是这种敬虔的心,已经使他们能够有一个最起码的道德底线。后来我们背叛神,完全是用人的利益和人的智慧,代替对神的敬畏,结果就一塌糊涂。孔子讲,为仁由己。他说我想行善不就可以行出来吗?我想仁爱不就仁爱了吗?这一点他错了。圣经说,立志行善由得我,只是行出来由不得我。

 

博主回复:严格地说,基督教不是西方的。但是,只有西方文明发扬了基督教。因为神是普世的力量。

 

★新浪网友:在欧洲的社会发展中宗教确实应该起了很大的作用,甚至连科学的发展也与宗教有关。

 

博主回复:是的。现代科学越来越与宗教相关。量子力学的很多难题,与人的存在状态紧密相关。
 
★死人国国民:科学可以给知识界定一个范围,但不能给想象界定一个范围。的确,不管是耶稣、释迦、还是别的什么,我们需要有一点信仰,来充实这具空虚的皮囊。

 

博主回复:关于基督教与佛教的差别,刘亚洲说了一点点。我今后也会发表一点点自己的看法。在我看来,印度的“空”,与中国的“无”、西方的“有”的哲学比较,它高于中国,但输于西方。当然,很多人可能认为,印度哲学才是最善的。但我认为,这是一种消极的人生哲学。也许,印度与西方是一体两面吧。它们都比中国的好。中国文化传统中没有信仰。

 

★Grace:严重支持博主的观点。是的,一个没有信仰的民族,也不是蒙上帝所喜爱和祝福的……世上所有发达的国家和富国,都是有信仰的民族,如最早的英国,现在的美国……信仰是一个民族文明的根基。

 

博主回复:文明是随着信仰(的状态)而演变的。不同等次的文明,有不同的“信仰”。中国人一直没有摆脱动物性,是因为我们传统中的“信仰”一直级别很低。
 
★何昌兵:“匹夫的勇气”您好,基督教信仰不是您理解的那样,建议您读完三遍《圣经》后,您的理解会大不一样,配合解经的书籍我首推加尔文的《基督教要义》。文艺复兴运动不是要否定圣经,其矛头是针对教会,因为恰恰是在黑暗的中世纪教会利用手中的话语权歪曲圣经,欺骗广大的教徒。米开朗琪罗有一幅画,把教皇画在地狱里,就是对教会的讽刺,而这一点恰恰说明米开朗琪罗是信仰神的。随之而来的改教运动,也是基督教的归正运动(回归正统),基督教新教从天主教会中分离出来,摆脱了梵蒂冈的束缚,大大地解放了信徒,我认为这才是现代西方文明的真正开端,而不是大家误解的文艺复兴开启现代西方文明。

 

博主回复:您的理解是准确的!
 
★atlantis_玫瑰:基督教的上帝,注重的是来世,也就是上帝面前人人平等,不管你是帝王还是百姓,你死了在上帝面前都是一样的灵魂,上天堂或者下地狱都不是由你说了算,你生前也不会知道,只有死后才知道,基督教也经历了波折,不过最后康德把上帝从自然界拉回了人的内心道德,上帝才真正变成自己的内在化的东西,即道德。

 

博主回复:上面一些博友已经说了,信仰不能全靠具体的人或者组织,例如教会。康德没有讲清楚的东西,被舍勒、克尔凯戈尔、列维纳斯等人搞清楚了。
 
★何昌兵:唐崇荣有句话很有意思:美国是民主社会吗?不是,其真正的核心不是民主,是主主!

 

博主回复:“不是民主,是主主!”好!“主主”防止了“民主”的异化。“主主”虽然是同义反复,但是更加准确。“民主”从中文的角度看,的确有内在的不统一问题。

 

★匹夫的勇气:to何昌兵:(……)圣经里也有我们不需要的,比如凌驾于一切之上的上帝,以及无数对与神沟通(祈祷)的歪曲理解(……)

 

博主回复:何昌兵对于基督教的理解是正确的。“上帝”的确是“凌驾于一切之上的”。这不需要质疑。但是,“上帝”只是看着我们,他并不直接管理国家或社会。

 

★林旭:to匹夫的勇气:您好,看了您以上留言,也许以下这段文字能部分解答您的疑问,如下:方舟子打假固然令人肃然起敬,但是他气急败坏地攻击基督和圣经,尤其是信就必得救,不信则接受永远的审判这一点。[iv]但是他不知道,上帝是绝对公义和绝对圣洁的,罪在上帝的眼中,是没有妥协余地的。换句话说,罪必然能够激起上帝公义的忿怒。按照神的性情而言,罪在神的眼中无大小之分,神也必不保持中立,祂必审判。所以,任何一个人受刑罚都是该当的,他并不无辜。认识了这一点,人完全无法对圣洁的神所做的公义的审判有何异议。另外,人的罪若无解决之法就可承受永生,岂非是最大的不公正?问题在于,人完全没有办法靠自己的善行来博得一张天国的门票,“人无完人”,只有相对的好人,在这样的事实面前,如果不是耶稣自己付上代价,愿成为全人类的救赎,人类如何自救?信则得救,是神的恩典;不信则接受永远的审判,是基于人罪恶的行为。——摘自我的博文《浅谈基督徒的文化眼光(二)》这是很简练概括的表述,建议您可以参看罗马书前面三章,相信对您有帮助。

 

博主回复:(缺)

 

★林旭:再致楼上xlzycd:精神寄托这一说法,在我还没信主以前,我也这么认为。人本主义的思想,以及我们教育中唯物论、无神论思想对我的影响是深入骨髓的。我会继续来讨论这个问题,希望能对您有帮助。我能确信无疑告诉您的是,我个人的亲身经历,信主之后蒙恩之重,告诉我这位神无比真实,而绝非虚无缥缈的精神寄托。

 

博主回复:(缺)

 

★匹夫的勇气:To 林旭:您好!我想,这里出现了两个问题,一个是应不应该信上帝,另一个是信上帝是不是解救中国于堕落的好方法。就第一个问题,基督教的观点为:上帝万能造人,人却堕落犯罪,上帝爱人替所有人赎了罪,使所有人能上天堂,但获救前提条件是,这个人必须相信这一切,否则就会下地狱。我个人的观点是:上述只是基督/天主教的观点。请主宽恕我的无礼和自满。第一个问题就此打住。第二个问题,信上帝也许能救中国人于堕落,但可能会带来更多的问题,就像为了控制兔子数量引入了狼,兔子控制住了,狼成灾了。而且,推广信仰这种方法,既低估了一部分中国人,放弃了中国人通过自我反思解决问题的途径,将希望全交给一个更高层的上帝;同时又高估了一部分中国人,你以为现在这帮无法无天无德的中国人会鸟上帝?会虔诚的信仰上帝?没病没灾不挂科的时候有几个虔诚的?到时候法庭上的绝词将是“我受贿之前祈祷时,并没有感觉到主有反对的意思……一定是我祈祷的不够用力……”上述言论如有对上帝的亵渎,表示抱歉。我不信主。

 

博主回复:不信神,是因为我们无知。20——21世纪的西方哲学彻底地清算了形而上学的暴力以及宗教(被世俗化利用后所产生)的暴力。但这是扬弃,不是抛弃。

 

(……)

 

4、面对一位博友某某某的死缠烂打,我在博客日报中的回应:

 

(某某某):嘿,又看到一个扎到上帝那里找解脱的人了。鼓掌欢送。上帝要能救你,那才是笑话。很简单的事情,我就不信上帝,就意味我必邪恶吗?我不信上帝,就是信歪理邪说?切,伪民主的人都归上帝去吧。

 

★第一哲学:(某某某):因为你的阅读太有限。没关系,上帝会救你的。不要将“上帝”、“神”看成是真的人或者教会里的某个教士或者是单个的基督徒。我真诚建议你读圣经和以下人的书籍:舍勒、克尔凯戈尔、列维纳斯等等。等你读了之后,你会认识到自己的无知的。要知道,列维纳斯可是最为杰出的大哲学家。很多人和我们一样,被现实折腾昏了头。民主固然是好东西,但是好东西不是那么轻易就能够得到的。 

 

(某某某):基督教不讲轮回,讲末日审判。假定每个人都有一个灵魂,而且这灵魂是个单行线,产生之后最后都归到上帝那里去审判。请问:从最初的人类到现在,一直都是死了不回来的,死一个人,上帝要审判的灵魂就要多一个。人在造人,上帝在造灵魂,他真是一个无能的上帝,不停的造出无数的灵魂来,又教不好这些灵魂,等着到那天他来审判,这上帝不是有病吗?再者,我压根就不信他这上帝,他为啥要把我这灵魂创造出來?如果我这灵魂不是上帝创造的,谁来创造的? 

 

★第一哲学:(某某某):1、“基督教重在救人的灵魂,而并非国家、民族。”基督教世俗化曾经引起过历史性的灾难。“如果‘神’真是神,那么这无疑是一种很可笑的做法。”2、神,我们永远只能接近,而不能为真。这是人之为人的悖论。通过这个悖论,我们扬弃了身上的动物性。3、要说的东西太多,建议你首先读一篇文章《怎样拯救中国人的灵魂——刘亚洲》。

 

(某某某):呵呵,证明上帝存在的西方哲学书我看了一堆。但是就没有一个能让我相信他们的上帝的。因为他们无法回答上帝为啥不能在创世纪的时候就解决问题。就此一点,说明他们那个虚幻的上帝不是全能的。你要去看那些人的书,从逻辑上首先说明你是无法解答这些问题的,你的方法是江湖道上的传教方法;信则灵,不信则不灵。这样说来,基督教会和江湖骗子没有本质的区别,我凭啥要信它?

 

★第一哲学:(某某某):我们必须接受上帝的审判!每一个人都不能回避自己做人的职责。除了世俗的法(有善法亦有恶法),神的法才是真正普世的。人不仅仅要接受上帝的最终审判,还得在世俗生活中接受自己的审判。这个审判就是意识到自己的罪,知道什么是卑鄙无耻,有羞愧,有悔悟,才能自觉践行道德。人死了,是走向神。人不可能成为神,是必死的。但是,视死如归,才能真正地活着。活着,就是为了死。打心眼地怕死,是无信仰的中国人才有的现象。列维纳斯说过:最幸福的人,是没有出生的人;其次,是年幼夭折的人。最差的,是老死的人。这个说法多么令人感动啊!然而,多少中国人能够理解? 
 
(某某某):【神,我们永远只能接近,而不能为真。这是人之为人的悖论。通过这个悖论,我们扬弃了身上的动物性。】这已经不是早期基督教的说法了。早期基督教神就是真神!不过随着人类智力的进步,这个东西显然变成了笑话。于是后来的骗子们就给这玩意儿打补丁,宣扬神不是真神,把神这个早期物化的概念符号化。不过既然你基督教的真神已经符号化了,上帝不过就是一个符号,那么任何其它一个可以替代上帝的符号照样的算数。如果狗屎作为符号,其本质和上帝这个符号没有区别,都是符号一个。那你说那么玄有啥意思?骗智力和意志力不够的人么? 

 

★第一哲学:(某某某):难道你不相信:一个无知的人,是敢于无耻的?阅读,不等于不无知。什么是经典?接近了神的、普世的,才是真正的经典。我们读经典,正是为了摆脱无知、走出动物性。我就不相信,你真的读懂了那些论证上帝存在的经典著作。一个不会反省或悔悟的人,容易漠视他人或者自己身上的罪。我说基督教的问题,只是为了说明我们为什么这样活着。基督教不是一切,它是返回我们自身,防止我们发生彻底异化的心灵力量。
 

(某某某):你搞明白几点。第一,你告诉我,你的上帝将如何审判我,审判我这个拿他当鸟毛的人?第二、你如何判断我不信上帝就不能自省?第三,我不信上帝我就认识不到自己的错么?如果说不信上帝是我的错,你就是在搞循环论证,就凭这一点,我就不信它。还第一哲学呢。 
 
★第一哲学:“(某某某):是你必须接受他的审判,不是我。”将自己视为不一般的人,正是中国人自封上帝这种恶行的表现之一。正如刘亚洲所言,中国人信的东西太多。替你读读刘亚洲下面的话:西方宗教里的神看似是神,其实是人。耶稣的死亡就已经完成了他从神到人的蜕变。只有人才能死。而中国的庙宇的神才是神。你看那些神的形象:大腹便便,无忧无虑,嘻皮笑脸,享受着人间烟火。个个吃得脑肥肠满。西方人进教堂是为了忏悔。中国人进庙是为了贿赂。不是吗?因为要办成某件事,向神祈祷,用钱买了香点上,或放上瓜果之类我们人间吃的供品,默默许愿。这不是贿赂是什么?西方人进教堂是为了解脱精神上的苦难。中国人进庙宇是为了解决实际生活中的苦难。西方宗教的神在受苦,人民不受苦。东方宗教的神在享乐,人民在受苦。这就是东西方宗教最大的区别。

 

(某某某):我不信佛教,但是佛教的宽容精神鄙人是非常的佩服。佛教讲“见性成佛”,讲你的信念和行为符合佛教的定义和要求的话,你信不信佛祖的存在都不妨碍你的善举。有善举的人,无论信不信佛,他的灵魂都不会进入地狱的。在佛的眼中,或者在佛法的定义中,万物众生都平等,你不能对他人他物进行剥夺。换句话说,一个信佛的人更加尊重别人的选择而不是剥夺别人的选择,在无法抉择的时候首先是牺牲自我。佛看见一只老鹰在追杀一只鸽子,他救下了鸽子,老鹰说你救了鸽子我可得饿死,于是佛就割下了自己的肉来替代鸽子。这就是佛的宽容加自我牺牲的精神。我需要信佛吗?我不需要信佛吗?谁能审判我?上帝能审判我吗?一个动不动要审判人的上帝,我就不信他。

 

★第一哲学:(某某某):我所理解的“佛教”,与基督教是有“家族相似性”的,他们的不同在于,前者尚“空”,后者尚“有(神)”;前者消极无为,后者积极有为。惟独中国人看似什么都信,其实中国人尚“无”(目中无人、神)。你不要玷污了佛教! 

 

(某某某):对佛,我还有内心的尊敬,有内心的佩服。你们那个上帝,他如果真的要审判我,我也要举起拳头和他干的。 
 
★第一哲学:(某某某):任何人都逃脱不了审判。有了这个信条,你才能清楚什么是信仰。否则,你就是扯淡。不过,在人死之前,是不能盖棺定论的。因为人的了不起在于,他有机会重新做人,只要他信仰上帝(神),开始羞愧与悔悟。不要被自己的错误信念搞昏了头。我没有否定佛教的意思。但是,我必须指出,你们对于佛教的理解只是一点皮毛。 

 

(某某某):上帝和佛是有区别的。当佛在规则中遇见矛盾的时候,他以自我牺牲来解开规则的矛盾死结。当佛看见一滴水的时候,他看见了亿万生命。在宇宙中,我们的地球就是一滴水,一滴包涵亿万生命的水。这是本质的宽容。你的上帝呢,他要审判这个,审判那个,他算个鸟毛啊? 
 
★第一哲学:(某某某):傻子,你和神是无法“hand to hand”(对着干)的。因为神并非具象。神也不是释迦牟尼,他不过是靠近了神。人走向神性,并非是成为神。就像你不可能成为真理的化身一样。你尊重善法可以,但你不可能就是善法本身。神,在所有人的头上。

 

(……)

 

【谢谢博友们对此文的贡献,尤其是对我的启发。很多问题还没有谈完,今天算是“现学现卖”。】


 

  评论这张
 
阅读(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