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第一哲学 的博客

 
 
 

日志

 
 

上帝,永远都是最给力的信仰!  

2010-12-25 17:22: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帝,永远都是最给力的信仰!

 

 

【上帝是信仰之源】

 

昨天,凤凰网推出了一个“博报年度特别策划”——“寻找最给力信仰 赢IPAD”。这个策划的导语第一句就是:“中国人不缺少信仰,只是缺少发现信仰的精神。”

 

我个人的判断则有些悲观:中国人既缺少信仰,也缺少发现信仰的精神。不过,凤凰网这个策划说中国人“缺少发现信仰的精神”则是一个很准确、很到位的判断!它讲出了中国社会的症结所在:中国人的当务之急是启蒙,即运用自己的勇气和理智,发现自身的无知,从而走出精神上的“需要管”的状态。

 

不要小看了香港明星成龙曾经在2009年亚洲博鳌论坛上说出的这句名言:“中国人是要管的!”而在法治国家,哪些人需要管?中国《民法通则》也有规定,未成年人以及精神不正常的人,是需要法律上的监护人的。然而,在当下中国,看起来正常的人,也被莫名其妙地“监护”了。很多人像成龙一样,都想“管”住别人,惟有自己可以例外,自己是不需要“管”的。所以,到处都是自私自利、麻木不仁、无法无天的现象。这就是中国人的精神困境。

 

而要走出这种精神困境,启蒙是必经之路!启蒙就是自己管自己,使得自己走出精神的被蒙蔽、不成熟的状态,除非你是未成年人或者精神病患者。在这里,很多人一定会质疑,“自己管自己”?这难道不是和“党要管党”一样困难吗?是的!这里出现了一个悖论。怎么解决?只能通过普世性、普适性的法则来解决!这就像驾车行驶在公路上,所谓“自己管自己”,就是严格地遵守交通规则。

 

你可能会进一步质疑:假如这些交通规则本身就是错误的呢?你的质疑是有道理的!中国曾经就出现过一些不怎么人道的交通规则,北大教授张维迎甚至为这种不人道的交通规则专门撰文做过辩护,他认为就应该遵守这个不善之法,行人被车辆“撞了白撞”,驾车人不用负责。假如没有“天理”、“公理”的话,张维迎的话就是对的。这等于是说:你可以“合理”地杀人。很显然,我们中的很多人并不认同张维迎的这个主张。

 

实际上,在无数的社会领域,你都可以质疑“管”这些领域的社会规范。然而,你必须知道,任何法条都是“人”制定的,所以,没有任何社会规范是完美无缺的。但是,现实的不完美不等于现实让我们胡作非为。因此,法律的不完善,为道德留下了地盘。同样,任何一种哲学主张也是不完善的,这又为信仰留下了地盘。道德和信仰,基本上是一回事。它们共同指向普世价值,指向我们内心中的道德法庭。所谓“自己管自己”,就是用普世价值来审问我们自己。

 

那么,普世价值究竟在哪里?除了上帝,任何人都不可能成为普世价值的化身!很多人之所以质疑普世价值的存在,乃因为每个人的价值观是不一致的。的确,没有人能够准确无误地制定出哪怕一条普世法则;即使制定出来了,他也不可能将其完美无缺地运用到社会实践中去。这说明:普世价值一旦照进现实,就会遭遇到“理性”的强烈抵抗。“我”就是理性的化身。“我”自以为是——“我思故我在”,所以,“我”不相信有什么普世价值的存在。

 

然而,“我”的自以为是总是经不起一驳的。即使你今天得了便宜、表面上有道理,不等于你一劳永逸地获得了胜利。因为,任何人都无法逃脱历史的检验!某些人可能会说:我要历史检验干吗?我就是要做希特勒!那我用历史回答你:任何人再也没有本事成为希特勒了。你改口说:那我要成为金正日。我的回答仍然是一样的:金正日只有一个,而且他惶惶不可终日,行将就木了。

 

在一定意义上,普世价值就是历史本身。历史真相只有一个,同样,普世价值也是同一性的存在。你的个人价值观必须接受普世价值的检验,这就像:你的存在只能在历史真相之内。所以,我一直认为,普世价值是面向未来的,这就像历史,它是向未来无限敞开着的。面向未来,是我们对待现实的态度;否则,我们就不需要对现实进行评判了。“没有最好,只有更好”,这是历史已经证明的经验,同时,它也是一个面向未来的价值判断。所以,追随普世价值,就像我们寻找历史真相一样,是人之为人的必然。动物是没有价值判断的,它们也不需要什么历史真相。

 

在此,我们需要区分一下普世价值与普世法则的差异。普世价值是超越性的,而普世法则是具体性的。实际上,没有真正普世性的法则。然而,普世性的价值却是存在的。例如民主:没有哪个国家的民主是尽善尽美的;然而,民主仍然应该是普遍的诉求。(所以,杜威说,民主就是将道德理想变成道德事实。)普世价值就像阳光一样,普照众生,无论你是否同意。在普世价值问题上,任何怀疑论者的胡搅蛮缠,都不过是在做文字游戏。一旦走进现实,他们就会深陷泥淖,甚至扇自己的耳光。

 

那么,普世价值究竟如何显现出来?如果普世价值仅仅是抽象的、玄而又玄的东西,那么,人们就有理由不去理睬它。实际上,普世价值就在“我们”中间。这就像任何价值一样,都是通过人类交往而表现出来的。没有人与人之间的各种各样的联系,普世价值就根本不可能呈现出来。所以,普世价值必然涉及到我们每个人生活的意义、我们应该如何与其他人交往的问题。我们如何对待他人?这是“认识我自己”的前提条件。后者是一条神谕,然而,它又是哲学的开端。

 

【上帝在他人身上】

 

上个世纪80年代的时候,大陆出现了“文化热”。最热的可能是弗洛伊德、萨特。然而,他们思想中的好东西,我们没有学到,坏的倒是学了不少。例如弗洛伊德的“力比多”、萨特的“他人即是地狱”,一般中国人总是按照自己的文化对其进行错误的阐释,最后他们的思想都以消费主义、物质主义的面目被生吞活剥了。实际上,弗洛伊德的潜意识理论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成就,其落脚点根本就不是“性(欲)”的问题,它和卡西尔的“人论”相互印证,说明了“人没有本性,人有的不过是他的历史”这个道理。按照弗洛伊德的理论,我们就必须严肃地对待历史,并且严格地审视我们自身。

 

而萨特“他人即是地狱”的存在主义,从根本上说,是一个错误的理论。它引起了列维纳斯等人的批判。列维纳斯的“他者”哲学,源自犹太人的塔木德教义,看似宗教哲学,实则为伦理哲学、政治哲学。列维纳斯改写了“绝对自我”的理性主义的哲学,提出了“绝对他者”的伦理哲学。他认为,“形而上学作为第一哲学”将不可避免地导致暴力,而“伦理学作为第一哲学”之后,“他者”的存在就得到了合法的保障。“他者”的存在,对“我”是一种无声的命令:不准杀人。

 

列维纳斯不愧为伟大的哲学家!然而,其哲学主张其实并不复杂,普通中国人都能够理解得了。他的哲学究竟主张什么?一言以蔽之,就是:他人的存在是第一位的!他人的存在,对于“我”来说,就是一道道德命令:没有“他”,就没有“我”。这个道理一点都不深奥!世界最杰出的哲学家之一,讲的原来都是最为通俗的日常道理!不过,就是这么简单的常识,却被中国人彻底地抛弃了!当今中国人奉行的信条居然是“你死好过我活”!大家都在“你死我活”地相互为敌。“老子天下第一”,所以一个个自私自利得要命。

 

实际上,他人至上是最道德、最理性的政治和哲学。国内的一位出色学者赵汀阳对此有很好的诠释。在其早期的作品也是代表作《论可能生活》中,他提出:孔子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是以“己”为主的,所以它并非什么“道德金律”,真正的道德金律应该是“人所不欲,勿施于人”。在其近著《每个人的政治》中,他又提出了一个新的政治哲学命题:“共在先于存在”,再一次强调了“他者”的绝对地位。

 

为什么“他者”的地位是绝对的?因为【上帝在他人身上】。在此,很多人会提出质疑:假如他是一个恶魔、杀人犯呢?例如,他是希特勒。这当然是一个严肃的问题。《正义论》的作者,著名哲学家罗尔斯的答案是:我们必须杀死希特勒。问题是:历史是无法假设的。事实是:希特勒在被杀死之前,已经杀了几百上千万人。然而,问题仍然是存在着的:为什么会有希特勒?这不是“他”(希特勒)的问题,而是“我”的问题。问题正是出在“我”的身上!是“我”,让上帝离开了自己,“我”没有做出义举,所以,希特勒诞生了。但上帝仍然在希特勒身上,就像上帝不可能被我们真的赶走那样。

 

希特勒并非极端的案例。我们周围的犯罪现象告诉我们:“他”之所以走上犯罪道路,原因是“我”(包括“我们”)的懦弱和懈怠。假如“他”是一个孩子,“我”就是其兄弟姐妹、父母、老师、警察以及社会上的每一个公民。应该受到谴责的,不是“他”,而是“我”!同样的道理,因为【上帝在他人身上】,所以,即使犯罪事实已经成立,我们也不应该对其实施报复,而是治病救人。这个理论可以用来改造我们的刑罚学。“他”杀人已经是既成事实,“我”又一枪结果了“他”,这同样说明了“我”们的懦弱和愚蠢。

 

为什么【上帝在他人身上】?因为“他”是绝对的,“上帝”也是绝对的,相同性质的东西可以融合在一起。列维纳斯说:“上帝是最杰出的他者”!尽管作为人类成员之一的“他”并不杰出,然而,上帝必然与之同在。所以,上帝通过“他”来观照“我”们。“他”已经命令“我”不准杀人,然而,由于“我”们的懦弱和懈怠,“我”们最终还是借刀(“他”)杀人了。所以,“他”的不道德,其实是从“我”们开始的。“我”们必须善待“他”人!否则,灾难就会降临到“我”们头上。

 

按照康德的理念,上帝是真、善、美的代表,是智慧、正义、力量的化身,是道德行为的审判者。假如“我”们追求真、善、美,假如“我”们争取智慧、正义、力量,假如“我”们自觉地进行道德审判,“绝对他者”就会善待“我”们。所以,“我”们不应该否定上帝、“他者”的存在!更不能将上帝视为撒旦、“他者”必然为恶。撒旦、恶,只会存在于“我”们自身之内。“上帝面前人人有罪”,这句话准确的意思应该是:在上帝面前,首先是“我”有罪。“我”当然不是抽象的、普遍的,“我”就是具体的我本人!

 

同样,上帝也不是抽象的。“上帝之死”源自抽象。上帝必须是具体的。所以,信仰上帝,其实就是信仰“绝对他者”。如果这个信仰是真实的,那么,“我”们就必须追求真、善、美,争取智慧、正义、力量,自觉地进行道德审判。然而,“我”们必须清醒地意识到:这只能是一种永无止境的努力,“我”们永远不可能到达真、善、美!在“上帝”和“绝对他者”面前,我们必须谦卑!在此,有人会质疑:你这样做,坏蛋们又要哈哈大笑了。没错,的确会有这样的情形发生。然而,这不恰恰说明了“我”们的懦弱和愚蠢吗?但是,一旦我们皈依了上帝,“我”们的懦弱和愚蠢就会大大减少。

 

我在昨天的博文《“圣诞节”应该改叫“信上帝节”》中写道:【在当今世界,不信“上帝”的人将越来越少。】这是人类的道德觉悟!当今世界人口60多亿,信教的有50亿,占总人口的85%,不信教的人约有12亿。其中,信“上帝”的(基督教、伊斯兰教)有35亿之多。中国13亿人口,信教的有1亿,不信教的人约有12亿。今年8月11日,中国社科院发布了立场鲜明的《宗教蓝皮书》,称我国现有基督徒2305万人,占全国人口总数的1.8%。不过,有学者认为,中国信仰基督教的人有1亿,还有2亿人信各种民间宗教。

 

笔者不是基督徒,但本人坚信上帝的存在。此文已经基本论证完毕。很显然,我所理解的上帝,不止于宗教。所以,在昨天的博文中,我设计了一个投票,现在公布一下结果:

 

“上帝”究竟在哪里?(最多可选2项)

投票人数:49人

——1.在自己心中 39(80%)

——2.在天堂之上 0(0%)

——3.在他人身上 0(0%)

——4.在每个地方 15(31%)

——5.根本就没有 4(8%)

 

我给出的答案是:【上帝在他人身上】。那么,我自己的心中有无上帝?只能说不完全有!因为我的心也在“他者”身上。上帝作为最杰出的“他者”,一直是我的参照系,上帝照着我的心,就像太阳一样。我的生活意义,就是走近上帝,这就像:假如我想晒到太阳,就需要走进阳光之中。而在上帝面前,我只能说:自己做得太差了!

 

【上帝在他人身上】!这个说法本身,就是信仰,这个信仰也很给力。它对于12亿不信上帝的中国人来说,可以算作一个善意的提醒。不过,【上帝是信仰之源】,所以——

 

上帝,永远都是最给力的信仰!
 

  评论这张
 
阅读(12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